美媒再放风:美联储考虑缩表收紧货币政策的方案

  继去年12月FOMC会议决议,从今年1月起每月减少购债300亿美元后,美联储官员已经开始筹划如何以及何时缩减其8.76万亿美元的资产组合。市场预计,美联储拟通过紧缩的货币政策以期放缓经济增长。

  在去年12月的美联储会后,联储货币政策委员会FOMC的委员一致决定,从今年1月起每月减少购债300亿美元,较去年11月和12月少购债水平提高一倍,称可能根据经济前景继续调整速度。同时,保持0到0.25%的政策利率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不变。

  正如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的,美国通胀偏高,迫使美联储加速Taper(减码QE);但其也表示不会在完成Taper之前就开始加息,且尚未针对完成Taper与开始加息的时间间隔做决定。

  2020年2月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快速扩散,美联储在同年3月连续三次FOMC会议上陆续制定多项货币政策以应对危机,涉及降息、购债、建立新的信贷支持计划等多种工具,最终从有限额的量化宽松变为无限量量化宽松,使得美国经济稳步修复。美联储购买了近1.5万亿美元的国债,以稳定美国国债市场;同年6月,美联储承诺每月至少购买1200亿美元的国债和抵押贷款证券,为经济提供额外的刺激。

  2021年11月,新冠疫情爆发后加码QE购债持续了一年多时间,美联储终于明确表示,要开始减少购债,每月减少购买包括1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50亿美元的机构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在内共计150亿美元的债券。

  在去年12月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将急速增长,经济朝着充分就业这个目标取得了进展,同时他还表示,美国民众的收入非常强,(感恩节和圣诞节)假日消费开支(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较以往的消费有所提前。同时,点阵图显示,三分之二官员预计明年加息三次,六成预计后年再加息三次,七成预计2024年加息两次。

  一些官员甚至在推动更早更快地开始缩减购债。华尔街见闻稍早前文章介绍,2022年,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投票席位将进行常规轮换,堪萨斯城联储主席、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克利夫兰联储主席和波士顿联储主席将成为该委员会的票委,美联储迎来3名和1名中间派,预计今年的票委所持立场比去年的票委更为“”,或将更快推进紧缩的政策转向。

  据悉,美联储官员明确其投资组合规划的一个方法是发布一份新的政策 “正常化 ”原则声明,就像他们在2014年几乎完成资产购买刺激计划时那样。除了选择何时开始缩减投资组合外,官员们还必须决定如何进行缩减。2017年10月,美联储开始允许每季度减持一小部分——100亿美元,到2018年每季度增加100亿美元的金额。

  2019年5月,一部分联储官员赞成保持国库券、票据和债券的组合,其比例反映了未偿付的国债市场,此举将对金融状况产生中性影响。而另一个阵营倾向于将其持有的国债和其他期限较短的资产加权,这将允许美联储在经济下滑时通过迅速转回期限较长的资产来调高刺激措施。

  虽然美国核心PCE物价指数在11月同比上升4.7%,为近40年来的最高水平,但随着拜登政府对高通胀容忍度的下降,美联储更为“”的转型,可以想见的是,加速缩表,制定加息路线图,都将陆续在其今年的紧缩政策方案中出炉。

  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升温,美国国债周一收益率飙升。今日早盘,美国五年期国债收益率涨幅收窄至1.3个基点,报1.3671%,美股盘前一度涨至1.3948%,创2020年2月份以来新高,得益于投资者抛售美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