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商消金疑收“砍头息” 未经授权就查人征信和向人借款

  近日,江苏南通市民房女士的个人征信报告出现侮辱性字眼一事引起各界广泛关注。涉事企业晋商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已被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两次约谈并被暂停征信系统查询权限。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晋商消金一直与助贷平台开展合作,其中不少已经发生问题;从客户投诉情况看,晋商消金在收取“砍头息”、不当催收、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或存在违规之嫌。

  按照房女士向媒体提供的情况,2018年4月,她在位于晋商消金的分支机构签署了一份162000元的个人消费贷款合同,贷款期限约定36个月,不过房女士发现,当月下款时就被扣掉了11340元,对方却一直没有合理解释。房女士从2018年5月持续按约还款到2020年1月,21个月内已累计还款124902.12元。去年疫情期间,房女士向晋商消金申请了贷款展期。今年以来,房女士没有恢复还款,她表示,“剩下的钱只要合理合法,当初被扣的一万多元能解释清楚,我肯定不会赖账。”

  北青报记者粗略计算发现,这笔被扣的1万多元对房女士实际承受的利率影响很大。房女士贷款16.2万元,每月还款约为5900余元,粗略计算,贷款3年的年化利率为10.72%;如果扣除那11340元,房女士实际借到手的本金只有150660元,每月还款额不变,其贷款的实际利率已超过14%。

  有业内人士指出,房女士被扣掉的这一万多元,很像是监管部门一直严厉禁止的“砍头息”。砍头息指出借人在出借资金时,预先扣除的利息,这相当于借款人尚未开始利用资金,就要先为借款付出代价。

  据报道,5月25日晚,南通崇川区警方找到房女士夫妇。房女士当时在医院治疗,其丈夫陪同警方去了当初办理贷款的中南大厦,此后房女士也在警方要求下到派出所做了笔录。当地警方人士表示,如果涉事公司在办理贷款过程中涉嫌违法行为,将依法予以打击。

  北青报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发现,晋商消金的投诉量已达1109件,绝大多数都涉及晋商消金与助贷平台的合作。

  具体来说,与达飞云贷有关的投诉为207条;与如期分期有关的投诉169条;与期待科技有关的111条;与有用分期有关的120条;与元宝e家有关的94条。此外与有钱用和小闪分期有关的投诉也有二三十条。这其中,部分平台已经出现问题。

  据公开报道,租金贷平台元宝e家办公地点两年前就已人去楼空。期待科技的App2019年就打不开,消费者想还钱都不知去哪里。2019年年末,有用分期因涉嫌套路贷遭到警方查封,大量员工被警方带走调查。2020年3月,有投资人反映,北京朝阳警方已对达飞云贷进行刑事立案,原因是涉嫌非法吸收存款。

  晋商消金有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之前在深挖场景上,光考虑了C端的风控,没有考虑好B端的风控,没有跟产品直接做对接。

  大量达飞云贷客户投诉,自己在该平台的贷款已经结清,但由于平台与出借方晋商消金之间存在纠纷,仍被晋商消金不停催收。

  消费者刘先生表示,2020年1月自己在达飞云贷已结清所有欠款,但达飞似乎没把钱给到晋商消金。晋商消金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就把刘先生的逾期记录上传到了征信系统。李先生赶紧联系晋商消金客服,对方却让他自己找达飞。就这样,两家公司扯皮推诿,李先生的问题一直未能解决。

  有用分期、元宝e家、期待科技等平台的客户也对晋商消金提出内容近似的投诉。客户均称向平台还清了全部欠款,又遭到晋商消金的长期催收,不仅征信记录留下污点,正常生活也不胜其扰。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用户在投诉中还提到,自己在被晋商消金催收时,才发现此前申请的贷款被收取了高额的“砍头息”。

  一名用户介绍,自己于2019年6月在有用分期微信公众号申请过一笔1.6万元贷款,贷款期限为12个月。同年11月有用分期被查,接到晋商消金要求归还余款的短信时,该用户才发现自己借款的本金变成了19360元。查询银行流水发现,到账确实是19360元,但两分钟内,有用分期方面就偷偷地将多余的3360元划走了。该用户曾尝试与晋商消金协商,自愿以16000元为本金支付息费,但晋商消金方面坚持按照实际到账的19360元计息。

  业内人士指出,发生这样的事情,助贷方很可能截留了用户的还款,导致出资方未能收到借款。如果这么多合作方都出现问题,只能说明晋商消金在开展合作时没有积极防范相关风险;在风险事件发生之后,晋商消金也没有积极想办法维护消费者的权益。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还有消费者投诉,自己从未主动与晋商消金有过往来,却莫名发现有对方查询自己征信报告的记录,甚至还有“被贷款”的记录。

  今年4月初,陈先生在自己征信报告的“机构查询记录明细”中,发现晋商消金在2020年11月4日的一条查询记录,原因为贷款审批。可陈先生从未给予晋商消金任何形式的授权,也没有与晋商消金有过任何借贷关系,甚至“都不知道有这家公司”。晋商消金为何要查他征信?凭什么能查他征信?陈先生一直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

  相比陈先生,许先生的经历更神奇,4年前不仅被查了征信,还被晋商消金贷了款,要不是最近查征信报告,他一直还蒙在鼓里。

  根据许先生在投诉平台提供的图片,其征信报告“从未发生过逾期的账户明细”里有一条记录:2017年10月30日晋商消金发放的53000元人民币其他个人消费贷款,2018年1月已结清。许先生称自己从未与晋商消金有过个人消费借款,不知这个记录从何而来。

  早在2019年8月15日晋商消金就曾经因“未经同意查询个人信息”接受过行政处罚罚单。根据《征信业管理条例》第四十条,央行太原中心支行责令其限期改正,并对晋商消金处以罚款人民币50万元,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处以罚款人民币5万元。

  晋商消金的贷款业务是否存在违法违规行为,是否收取了“砍头息”还有待权威部门的调查结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