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挖矿”1年耗电量已超瑞典全国用电量 居全球第27 未来3年还将增超1倍

  【比特币“挖矿”1年耗电量已超瑞典全国用电量 居全球第27】根据剑桥大学替代金融研究中心的数据,截至2021年5月17日,全球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大约是134.89太瓦时(1太瓦时为10亿度电)。据该中心统计,比特币“挖矿”的耗电量位居全球各国耗电量前30位。据数据统计,比特币“挖矿”耗电量排名第27,已超过瑞典的耗电量。如果把比特币视作一个“经济体”,其电力消费量甚至超过12个非洲国家之和。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是不是非常耗电?近一段时间以来,随着知名人士纷纷表态,这一话题又一次冲上热搜。

  5月13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因比特币“挖矿”对化石燃料使用量增加的担忧,该公司已暂停接受比特币购买其车辆。一石激起千层浪,马斯克发布上述言论后,加密货币集体下挫。比特币一度跳水超17%,1小时内从高位跳水10000美元。

  5月18日,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发布了《关于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的公告》,明确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并针对四类企业受理信访举报,包括:虚拟货币“挖矿”企业(含其他多种隐藏形式“挖矿”企业和主体);伪装成数据中心享受税收、土地、电价等方面优惠政策的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为从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提供场地租赁等服务的企业;通过非法手段获取电力供应,从事虚拟货币“挖矿”业务的企业。

  对于这个问题,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分析,所有的货币背后都是能耗,过去“石油本位”时代产生了能耗,现在的数字货币,其价值也可以通过能耗的方式计算出来。

  “当然,比特币这样的虚拟货币有特殊性,它的‘挖矿’是一个越来越难的过程,能耗递增量越来越大。”韩晓平这样对记者表示。

  韩晓平指出,虚拟货币“挖矿”是一个动态过程。初期,虚拟货币很容易“挖”到,这时候“挖矿”的用电量也不大。但随着“挖矿”越来越困难,用电量越来越大,能耗也会变的很高。因此很难得出一个恒定的结论,明确“挖”一枚虚拟货币要耗多少电量或者能耗。

  与此同时,记者也注意到,尽管对“挖出”一枚虚拟货币的用电量或能耗很难做出量化结论,但也有一些研究机构试图从总量上呈现其耗能程度。

  根据剑桥大学替代金融研究中心的数据,截至2021年5月17日,全球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大约是134.89太瓦时(1太瓦时为10亿度电)。

  根据上述数据,比特币“挖矿”耗电量排名第27,已超过瑞典的耗电量。如果把比特币视作一个“经济体”,其电力消费量甚至超过12个非洲国家之和。

  剑桥大学替代金融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随着比特币越来越“难挖”,耗电量自今年以来一直处于“水涨船高”的状态。

  如果将比特币价格和“挖矿”耗电量相对照,可以发现,当比特币“挖矿”耗电量走高时,价格也一样处于高位。

  更值得关注的是,一些研究还显示,“挖矿”不仅产生大量能耗,而且可能抵消我们在致力于碳达峰、碳中和进程上的努力。

  今年4月6日,来自中国科学院大学、清华大学的学者在《自然通讯》上就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比特币区块链运行的碳排放量与可持续性的政策评估》的论文。

  论文称,在没有任何政策干预的情况下,中国比特币区块链的年能耗预计将在2024年达到峰值296.59太瓦时,产生1.305亿公吨碳排放,将超过捷克和卡塔尔的年度温室气体排放总量。

  与此同时,在中国,比特币“挖矿”的碳排放量将在国内182个地级市和42个主要工业部门中排名前十,约占中国发电碳排放量的5.41%,行业人均GDP所造成的碳排放量也将达到 10.77千克/美元。

  韩晓平也在接受采访时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考虑到推动碳中和、碳交易等因素的存在,未来国内的虚拟货币“挖矿”行业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他对记者指出,过去,不少省份煤电价格便宜,一度电不到两毛钱,许多地方的电厂负荷也不够,上一些虚拟货币“挖矿”项目不存在什么障碍,还能给当地产生经济收益。

  但现在随着对低碳的要求越来越高,各地开始推进碳核算、碳交易等措施,虚拟货币“挖矿”这样的耗能产业压力也会增大。

  今年2月,为完成内蒙古自治区“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起草了《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征求意见稿)》,提出将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2021年4月底前全部退出,此外严禁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