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数字货币的前景超过比特币《财富》独家

  瑞波公司首席执行官布拉德·加林豪斯感觉很不错。他刚在多伦多一场嘈杂的论坛上介绍了堪比本·伯南克的大牛,还有加密届天才维塔利克·布特林,与此同时,他执掌的瑞波公司发展迅速。

  截至本月,瑞波已向超过100家银行发放许可证应用其区块链技术,而据Coinmarketcap统计,数字货币瑞波币(XRP)市值接近8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比特币和以太坊的第三大数字货币。

  《财富》采访了加林豪斯,主要想了解其下一步动向,例如瑞波打算如何处置巨量瑞波币,加林豪斯称之为“战略武器”。

  以下是采访实录,重点包括:存量瑞波币与瑞波公司战略密切相关;瑞波已经盈利(不过目前利润部分来源是出售瑞波币);加林豪斯认为主要数字货币会和平相处。

  采访中也提到了银行如何使用瑞波币的情况,加林豪斯还表示担心各国央行出台自己的数字货币取代现有币种。(剧透一下:他不是特别担心。)

  布拉德·加林豪斯:目前来看,瑞波没成为主流区块链公司的原因是我们不是比特币。之前我们的观点比较克制,没想着对抗银行,也不想对抗政府,我们的货币没什么反抗性。所以有段时间里,我们与更倾向自由主义的加密货币竞争有些困难。

  2017年,人们终于意识到不能让一种加密货币统治市场。所以现在瑞波币负责提供支付问题的垂直解决方案,以太坊专门做智能领域,比特币越来越变成价值存储工具。三种货币没有相互竞争。事实上,我很希望比特币和以太坊成功。

  是出于流动性方面的考虑。如果银行有瑞波币之类工具,是具备实际价值的。现在银行管理数十万亿流动性需求都是通过同业账户。我们认为这种方式效率很低。其实可以使用数字资产提供流动性,瑞波提供的服务就很合适。比特币得四个小时才能完成一笔交易,瑞波币只要3.6秒。

  瑞波网加速器项目就是为了分配价值3亿美元的瑞波币,目标是推进应用。有点类似早期的维萨卡。大致意思就是“银行老爷们,鼓励你们多用用瑞波币。我们会支付瑞波币。”如果他们不想要瑞波币,也可以给美元。

  目前我们没提供过瑞波币,也不完全准确。一年半前我们测试过。当时给过十多家银行少量瑞波币,主要为了证明瑞波币可多边使用。我们希望未来能解决银行的流动性问题。

  价格取决于银行的规模,还有打算使用瑞波进行的转账交易数量。这些都是重要的承诺。我们说的可不是向Salesforce卖10个席位的许可,一年几千美元的生意。起码后面得加个0。

  没有。我们跟全球十多家央行讨论过,运气还不错。我觉得我这辈子看不到央行放弃法定货币。

  法定货币到底什么意思?看看这张纸(举起一张20美元纸币),其实也就是个符号,一张20美元的纸币加上一串序号。将纸币符号化什么意思?我其实也不太懂。经常听人们谈起,但是不理解。

  克里斯(拉尔森)全权参与公司事务。他担任总裁,我们每天都要谈工作。克里斯对互联网价值的设想基本没变。我跟杰德(麦凯莱布)没什么接触。我见过杰德几次,也知道(他的公司)Stellar主要做什么,其他就不了解了。

  可以说我们现金流是正的,所以对整个行业生态和公司有益的项目都可以投。我们在瑞波币市场上公开透明非常重要,所以每季度都会发布报告,说明当季在公开市场出售多少币,还有卖给机构投资者多少币。

  是,如果不卖瑞波币我们现金流不会是正的。这就说回瑞波币的意义了,这些币是投资生态重要的战略武器。有了币我们才能请得起全世界最优秀的工程师,还能向平台和相关技术持续投资。

  我觉得最容易误解的一点就是,有人会说“哦,瑞波是个集中化的平台。”在我看来这是老掉牙的看法。瑞波的技术IRP是开源的,瑞波币的记账本也是开源的。

  如果瑞波公司消失了,瑞波币就不会继续交易。我认为这正是去中心化的含义。由于瑞波币生态系统中重要参与方瑞波公司坚持投资一些好项目,币价是可能走低。但我坚持认为关于集中化和去中心化还是存在误解。虽然我絮叨了一堆不知道《财富》读者会不会关心的事,其实都是技术层面的问题。

  实现互联网价值方面,瑞波公司理想很远大。对我们来说,问题在于如何促进理想实现,将各种价值资源联结起来,价值资源主要指的是银行。加密社区里还在把银行当成敌人的,终会自食苦果。

  瑞波公司称,由于Coinmarketcap只计算流通市值而非总市值,其市值实际上为188亿美元。(财富中文网)

分享: